扑克牌手工制作孔雀:"顶个球"来了

文章来源:番茄派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1月23日 20:21  阅读:8827  【字号:  】

阳光浅浅洒下,没有了春日那样赶着挤着的热闹浮气,也没了夏日那些狂热艳烈,有的只是厚实的温暖,连空气都满盈着稳妥踏实。即便那一丝丝的寥落惆怅,都含着万籁俱寂的温润。没有了争奇斗艳,没有了枝头邀宠,慢慢的静下来了,静下来,心如止水。爱过的,念过的,所有痕迹在这秋里变得可有可无,慢慢的随着一片片叶的凋落,淡了、淡了-----那些纷纷扬扬的情之一字,该要收一收了,收到内心。经过了痴心纠缠,驻足在这深远静美的秋色里,回到烟火俗世的一粥一饭里。

扑克牌手工制作孔雀

去年暑假,我去姥姥家,在小院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有一丛小草,它的外形像一把小伞,分枝很多,十分紧密。它的叶子非常小,而且散发出淡淡的甜香味。看它的样子不像是一般的小草,我便问姥姥这是什么草?姥姥说:这叫驱蚊草。别的小草只能妆点美景,而驱蚊草不但能妆点美景,还能驱蚊虫。

到了摘桑叶的桑树那儿,我惊呆了!养蚕的人竟然这么多,仅有的两颗桑树被挤得水泄不通,有的人爬到树上,去挑又大又肥的桑叶,有的拿一个很长的棍子,去敲打桑叶,有的站在地上,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树枝,几个小朋友都去抢摘,我就属于这一类,个子矮,有没有长棍子,还不会爬树,只能在旁边找机会下手,看见有人把树枝拉下来了,我就努力挤进人群,为了蚕姑娘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你也别说,这个时候真是也没有人在那里斤斤计较,都在那专心致志的摘桑叶。

我回到家,外面的天空阴阴沉沉,厚重的乌云就如那可怜的分数,都瞬间压在我的心口,令我难以喘息。




(责任编辑:俟雅彦)

相关专题